但徐计彬遭受的伤害并未就此结束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7 00:28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但对于这名逝去16年时光的农村教师而言,心理和生活的重创已难以愈合。

河北徐街村教师徐计彬曾因强奸罪被判入狱8年。刑满后,他用8年时间为自己平反。去年7月28日,河北曲周县人民法院判决徐计彬无罪。

2005年12月,在全省公安大接访期间,徐被鉴定出血型为o型,次年被判无罪,当地媒体和中央电视台予以报道,近日,徐计彬被安排重返教师岗位,并提请140余万元国家赔偿。

“可我明明是o型血。”2005年12月10日,徐计彬在曲周、邯郸等多家医院验血,结果都为“o”型。

徐计彬现在请求国家机关依法查明导致他冤案发生的真正原因,依法追究当时有关司法人员的渎职行为;并依法追究徐长恩等人的诬告陷害罪。

一些发黄的判决书,和刚打印的国家赔偿申请书,散落在旧沙发上。因为这个案子,徐计彬耗尽了他所有的青春年华。刚入狱时,他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如今已有四十多了。

“1990年,事发后,我被抽血化验。那时办案人员说我没事了,因为和我血型不一样。”徐计彬回家后不久,突然又被警察带走,说血型对上了。“我只是被抽了一次血,怎么会化验错呢,我怀疑有人在里面捣鬼。”

现在,徐计彬每周都会去趟邯郸,他已向邯郸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国家赔偿,并要求查明导致冤案的原因,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。最后结果会如何,徐计彬也不得而知。

1990年指认徐计彬为罪犯的重要证据是,化验出他为b型血,但事实上徐计彬是o型血。六个土黄色的馒头在黑乎乎的钢精锅里,冒着热气。徐计彬一家已经有四个月没吃肉了。

徐计彬说,在1992年8月22日一审开庭时,他就提出原告编造谎言告假状,“可是法官偏听偏信,根本对我的要求不予理睬。”

徐计彬面色萎黄,站在屋檐下发呆。她妻子说,最近几年,他总这样,有时馒头蒸好,喊两三声“吃饭”他也不答应。“平反后,他的毛病越来越多。夜里常失眠。”

那是在1990年底的一个清晨。徐计彬隔壁家发生一起入室案,女户主尚某被人强奸。案后,尚某指认徐计彬是施暴者。尚某的丈夫徐长恩是徐计彬的堂兄。结婚四年的徐计彬已分家单独立户,正忙着盖新房。当时原告指认徐计彬的重要证据,是因为化验出他的血型是b型血。而通过化验床上遗留着的精斑,发现该男子也是b型血。

去年11月,曲周县教育局、人事局为徐计彬恢复了民办教师工作,同意转正为国家教师,并安排徐去曲周四中上班。但徐计彬遭受的伤害并未就此结束。在刑满后的8年里,徐计彬和他的家人一直生活在村民异样的眼光中,“在农村,强奸是最丑的事。”